您现在的位置:汇感农业 > 农业历史卷 > 农具发展史 正文

农具发展史

作者:汇感农业百科  阅读:次  类别:农业历史卷

    农具古代亦称田器,也叫农器。大体上经历了三个阶段:原始农业中木石并用,奴隶社会中又出现了青铜农具,封建社会时期则逐渐发展成为以铁农具为主。在农业生产发展的过程中,其种类也不断丰富和发展。

    原始农业阶段的木石农具 专门的原始农具是木质的耒耜。耒是最古老的挖土工具,它是从采集经济时期挖掘植物的尖木棍发展而来的。在尖木棍下端安一横木便于脚踏,使之容易入土,这便是单尖耒。后来衍生出双尖耒,提高了挖土的功效。单尖耒的刃部又发展成为扁平的板状宽刃,形似铲子,就成为木耜,其功效更为提高。由于木耜容易磨损,人们将其刃部改为用蚌、骨、石等材料制成,然后绑上木柄使用,成了复合农具。各地考古发掘所出土的蚌铲、骨铲和石铲,大多数都是耜的刃部。因此,也有人把这一阶段的农业叫作耜耕农业。目前,中国已发现的最早的农耕遗址,大都属于耜耕农业阶段。如河北省武安县磁山遗址、河南省新郑县裴李岗遗址出土的石铲(耜),其年代距今8000年左右。浙江省桐乡县罗家角遗址和余姚县河姆渡遗址也出土了距今7000年左右的骨耜和木耜。

    耜耕农业的收割农具主要有用蚌、石、陶等材料制作的刀(铚)和用蚌、石制作的镰。加工农具主要是石磨盘和磨棒。在原始农业的后期,挖土农具还有石锄、鹿角锄,可能还有木锄。加工农具还有木杵臼和石杵臼。在原始农业时期,已发明了整地、收获、加工脱粒等三类农具,尚未发明播种、中耕和灌溉农具。

    农业技术初步发展时期的青铜农具 商周时期,中国已进入奴隶社会,也是从原始农业向以精耕细作为主要特征的传统农业过渡的时期。这一时期我国已进入青铜时代,但农具仍然继承原始农具的传统,形制变化也不大。主要是耒、耜、铲、锄、镰、铚(刀)、石磨盘和杵臼等。考古发现的挖土农具,主要是木耒、木耜、石铲(耜)、骨铲(耜)等,也有铜铲、铜锸和铜钁。同时商周时期出现了用于中耕的青铜农具钱和镈。钱是除草用的小铲子,镈是除草用的小锄,和用于挖土的铲(耜)锄(钁)是有区别的。

    青铜农具的出现在中国农具发展史上有重要意义,它提高农业生产力,并为以后铁农具的出现奠定了基础。但青铜农具在商周农具中比重很小,不占主导地位。由于青铜比较珍贵,加以奴隶的价格又大大低于牛马,因而奴隶主既不乐于让奴隶使用昂贵的青铜农具,也不愿用牛耕来代替人力耕田,因此,商代已有牛耕之说也是缺乏真凭实据的,虽然已有一些商周时期的石犁或铜犁出土,但为数很少,且不明确其具体结构和使用方法。据推测,当时可能是用人力牵引的,使用也不普遍。

    传统农业阶段初期的铁农具 春秋战国是中国传统农业精耕细作耕作体系开始形成的时期,也是中国农具史上的飞跃发展时期,其中尤以牛耕和铁农具的出现与推广具有划时代的意义。铁器比青铜坚韧、锋利,又价廉易得,所以在中原地区取代了青铜农具和石农具,除了加工和灌溉农具外,所有的整地、中耕、收获的农具,主要部件都是铁制的。考古发现的铁农具始见春秋晚期,湖南省长沙市识字岭314号墓出土的1件小铁锸,河南省洛阳市水泥制品厂出土的1件铲,陕西省凤翔县雍城秦公1号大墓出土的铁铲和铁锸等,是目前已知的早期铁农具。战国中晚期铁农具明显增多,一方面是冶铁业发展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是封建生产关系的确立和日渐巩固促使农业生产迅速发展的缘故,社会的需要是铁农具迅速推广的强大动力。如河北省兴隆县古洞沟燕国矿冶遗址出土的一批铁农具(钁、锄、镰)和铸范52件、辽宁省抚顺市莲花堡出土铁农具68件、河南省辉县固围村出土铁农具58件、广西壮族自治区平乐县银山岭出土的铁农具多达91件,可见当时铁农具已大量生产,并遍及南北各地。《管子·海王》指出:“耕者必有一耒、一耜、一铫,若其事立。”《孟子·滕文公章句上》:“以铁耕乎?”竟以铁作为农具的总称。总之,战国中期以后,铁农具的主导地位已经确立。

    战国的铁农具主要有耒、锸、铧、钁、铲、锄、多齿锄、镰、铚等。耒、锸、铧都是在刃部前端安装铁套刃。钁、铲、锄则是整个挖土部件都是铁制的。铧(犁)、长条形铁钁、六角形铁锄和多齿锄,是这一时期新出现的整地和中耕农具。

    战国的犁铧在陕西、山西、山东、河南、河北各地都有出土,说明牛耕已初步推广。牛耕始于何时,学术界仍未统一认识,但至迟到春秋时期已有牛耕的事实。《国语·晋语九》“宗庙之牺为畎亩之勤”,是有关牛耕的最早而又明白无误的记载。耕犁已不是简单的手工农具,它是由动力、传动和工作三个要素组成的农机具,将手工农具的间歇动作发展为连续运动的耕作方法,牛耕则是将畜力引入农业生产中来,从而极大地提高了劳动效率。

    战国时期新出现的农具还有灌溉工具桔槔和加工农具石磨。桔槔是利用杠杆原理储蓄位能以提高工效的灌溉机械,石磨则是被马克思看成“最先应用机械原理的劳动工具”,它们自发明后一直延用2000多年。由此可见中国传统农业从整地中耕、灌溉到收获、加工的一整套必备工具,在战国时期就已基本形成了。

    传统农业阶段中期北方早作农具的改进和系列化 汉代是中国农具史上最为重要的时期,首先是在整地和播种机械方面取得突破性成就。西汉赵过推行代田法时,在总结劳动人民经验基础上创制耦犁。耦犁是在犁铧的后端上方,安装个略呈长方形并带一定弧度的犁壁,以便开沟起垄;这种犁要用两头牛牵引。赵过同时还发明了播种机械——耧犁。一人一牛用三条腿的耧可日种一百汉亩,和耦犁的工效相接近。这两种机械,保证了代田法的推行。

    从东汉起经魏晋到南北朝时期,中国黄河流域的农业生产技术已基本成熟,形成了以保墒防旱为主要内容的“耕—耙—耱”耕作技术体系(见耕耙耱),出现了与之相适应的新的整地工具。耙在《齐民要术》中称作铁齿,耱称作劳。从甘肃嘉峪关魏晋墓的画像砖看,耙是一根长木辕,末端装一横木,横木装一排铁齿,即成丁字形耙。耱的结构相同,只是横木下无齿而已。使用时是先用耙将已经犁过的土地耙碎,再用耱将耙过后的碎土耱细,这样就在地面上形成一层松软的土层,切断了土中毛细管,减少水分蒸发,达到保墒防旱的目的。南方水田则不用耱,只用耙,其形状类似元明时期的耖。从广东连县西晋永嘉六年(312)墓出土的犁、耙田模型及广西苍梧倒水南朝墓出土的耙田模型可以看出,当时的耙是上有横把,下装6齿,耙田时,人扶耙把,用1牛套绳索牵引(北方的耙则用2牛牵引)。

    这一时期在加工农具方面的突出成就是普遍利用水力及风力做动力来推动操作。西汉时发明了利用杠杆原理和身体部分重量的粮食加工机械——踏碓。同时又创造了利用畜力、水力做动力的碓,特别是水碓的发明“可省人力十倍”,功效大为提高。此外,还发明了利用连续转动轮形风扇鼓动空气的原理,分清轻重不同的子粒,扇去谷糠秕谷的加工机械——风扇车。在灌溉工具方面,东汉的毕岚发明了手摇翻车用来提水浇洒道路,三国时马钧又加以改进引用到农业上来。翻车就是后世农村中使用的灌溉机械——水车的雏型。

    传统农业阶段中期水田工具的改进与创新 唐帝国前期的统一安定社会环境,促使魏晋以来劳动人民创造的农业技术在全国范围推广普及。在农业工具方面基本上是继承南北朝的成就,但在耕犁的完善方面有巨大的贡献,这就是曲辕犁的出现。它操作起来较为灵活方便,因而特别适于土质粘重,田块较小的江南水田中使用,也适用于北方旱作区。

    唐代的整地农具还有耙、、碌碡。后二者是新出现的农具,主要是在水田使用,用于滚打水田中已耕翻过的泥土,使之匀细平整。在加工机械方面,唐代普遍使用碾磨。碾大约始于南北朝,但到唐代更为普及,除使用畜力牵引外,也大量使用水碾,并且还出现了一个水轮带动五个碾轮的新机具。如唐代高力士:“于京城西北截沣水作碾,并转五轮,日破麦三百斛”,其功效是很高的。唐代在灌溉机械方面的成就也是非常突出的。首先是水车(即翻车)的推广和改进。如:“(大和二年)内出水车样,令京兆府造水车,散给缘郑白渠百姓,以溉水田。”马钧的翻车是“令儿童转之,而灌水自复”,应是手摇的。唐代的水车则已经发明了脚踏和牛转水车,并且还远传日本。唐代还发明了一种利用水流冲击力量转动木轮自动提水的灌溉机械——水轮,也就是王祯《农书》上所说的“水激轮转,众筒兜水,次第下倾于岸上”的筒车。此外,还有“以木桶相连,汲于井中”的井车及“索綯以縆,縻于标垂。上属数仞之端,亘空以峻其势,如张弦焉”的汲机,也是这一时期的新发明。

    宋代精耕细作的水平更加提高,一切农具的制造都要适应这个客观要求。因此耕犁的结构更加轻巧灵活,短曲辕犁取代了直辕犁和长曲辕犁,并且普遍采用挂钩和软套,将犁身和服牛的工具分隔开来。这样,牛耕不但可以大量使用于水田、平地,而且也可以推广到山区,甚至是梯田上使用。耕犁发展到此已达完善地步。为适应南方水田中耕技术的需要,发明了耘爪、耘荡、耘耙等中耕农具;适应旱地中耕的需要,发明了用畜力牵引的中耕机械——耧锄,填补了中国农具史上中耕机械的空白。随着多熟种植的推广,抢收抢种时劳力显得紧张,就发明了收割麦类作物的机械——推镰和芟麦器,填补了收获机械的空白。水田农业的发展要求灌溉事业有相应发展,也促进了水车、筒车等灌溉工具的普及,并发明了水转翻车和高转筒车等新工具。随着生产发展,粮食供应日益增加,于是粮食加工机械也跟着发达,如槽碓、连机水碓、船磨、水转连磨、水击面罗等都相继问世。仅王祯《农书》的记载,当时的农具已达105种之多,可见中国传统农具至此已进入鼎盛时期。

    传统农业阶段后期农具基本趋于定型 明清以来,人口日益增加,人均占有耕地日益减少,传统农具还能满足当时生产上的需要,仍然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因此明清时期农业生产力的发展主要不是表现在农具的创制上,而是通过农具的娴熟运用,在耕作制度、耕作技术及田间管理上技艺的提高。尽管如此,有些发明和改进仍值一提,如深耕犁的出现、人力耕地机——代耕架的发明、漏锄的创造以及风力水车、风力筒车的发明等等,在中国农具史上都有一定的意义,特别是风力的利用,是继畜力、水力之后的又一创造,在机械动力史上是个突破,有着重大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