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因为来不及了,所以更不能将就 正文

因为来不及了,所以更不能将就

作者:汇感之舟  时间:2019-4-16 14:18:42  阅读:次  类别:经典语录

六月,别离三月,再回,竟不知会以这样的方式,在这样的季节,这样的天气里的某个夜晚,想起了那段过往。在生命中想要生生撕扯分裂的过往,明明经历过的,却被埋葬。


呼呼的风从身体里穿过,紧了紧外衣,孤零零的站在风里。抬头,细碎的阳光穿过云层和人群,洒在脸颊。


站在出口,等着来接的弟弟。贡嘎机场被群山和河流簇拥着,山巅皑皑白雪,河流义无反顾向东而去。对的,应该是向东的吧。一个小时的车程,到达宾馆,脚步终也不敢太快,一着急,呼吸急促的同时,心脏的位置也一阵隐隐的痛感传来。


这样的感觉,恰似失了谁的那一段日子,只要念及,便是隐隐的痛。倒头便睡,这些年,无论多苍凉和枯萎,在累的时候,倒下便可以睡去。


电话进来了,看看手表,七点半,是姐姐。接起电话:“阿姐,困死了,你快说吧,啥事哩,我还想睡”。阿姐来不及开口,我便不耐烦的说着。“你有时间给妈妈打个电话吧,昨晚家里那头牛死了,爹爹妈妈折腾了一夜。”心脏咯噔一下,等不反应,眼泪就下来了。“我知道了,你快去上班吧。”


挂完阿姐的电话,便再无睡意,用力的捂着胸口,还是疼,眼泪就这样滚落下来。阿爹阿娘和这牛儿朝夕相处,该更痛吧,阿爹阿娘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该更伤心了吧。


用力的深呼吸,给阿爹打电话,阿爹装着啥事没有,还笑着给我说今天还去卖菜。阿姐家的大侄子在阿爹边上欢欢喜喜的叫我,听着阿爹在开车,一大早的,我便再没有言语,只是叮嘱阿爹开慢点。


转头便给阿妈电话,却一直打不通。 这几天的疲惫和睡意再无,陆陆续续的给阿妈电话,只怕她想不开,想多了,伤身体。我知道这意味什么,一个朝夕相伴的家庭得力的成员,再者便是在家乡,再买另一头牛,是阿爹和阿娘一年的收入。


这些年,不管阿爹和阿娘的身体有多糟,他们始终在竭尽所能的帮助我们往前走,他们不想成为我们的负担,所以在用自己的双手去想大地要一份收获。我们何尝不懂,我何尝不知。我知道他们的不易,也明了他们的心,都是为了儿女,这么些年了,他们依旧用不同的方式为我们遮风挡雨,而我们,固执的认为双亲倔强,不愿意清闲一些,轻松一些。


基于人性,我们真的看懂了,看明白了么?我们总说我们可以给二老钱的,可以养他们。可我们的实际行动并无,我们只是嘴上在说。他们懂得生活不易,也知道我们的艰辛,所以在力所能及的不成为我们的负担,也许在他们心里也担忧着和老了没有任何行动能力,但他们无所畏惧,只想用力的活着。而老去的岁月,活着因病痛折磨的岁月,他们便刻意不去想。


每一次,都会听到村子里的谁,突然的离世,真的是很突然的那种。我明白他们心底的那份坚持和努力,每一天晃晃悠悠的闲着,吃饭、散步、睡去、醒来,他们都会的,他们也知道那是轻松的活着,但他们没有选择这条路,他们还在努力的往前。懂的,都懂的。


死去的小牛,才有十多岁,于他的生命,应该正是壮年。前两个星期,回家,种玉米,阿爹要耙田,牛儿拖着耙,他不听话,想偷懒,和他四目相对的瞬间,看到他眼底的骄傲和狡黠。一趟、两趟,再回来,看到我还在田边,他便老实了。气喘吁吁的把种下玉米种子的地,和阿爹一起,耙得细细的,很平整。


只是一晃,就没了的,真的就不在了。阿娘不无心痛的说,去山上,阿娘腿不好,坐在牛车上,他总是很乖,从不瞎跑。我知道阿娘的心,前几天死了三窝小猪,阿娘心痛,单页不及这,只是因为有了更多感情。阿娘养了一年的猪要出栏了,她也很伤心,这个是明明从已开始就知道一定是要卖的,她伤心。


阿娘还说:“我和还和你爹说,等这个牛儿老了,你也老了,那会儿就耙不动田了。牛儿的寿命是二十四五岁,还有十几年呢?”


是对伙伴的一个期待吧,不曾想就这么没了。


缓了缓,阿娘继续道:“没事的,你也别担心我,我会看开的,终究缘浅,他去了,便是累了吧,便是缘尽了。”


眼泪未曾断过,听着阿妈的言语,便也是通透的。只是她和阿爹的心,能不痛么,随着年岁的渐长,伤春悲秋的气息更重呢。


生命本就无常,无论是草木还是动物,异或我们这样自以为可以主宰命运的人类。其实都一样,一样无常,一样易逝。随缘,应该是最好的诠释,最好的放下。


身边的每一样,可以遇见的桌椅板凳,可以遇见的晴天碧海,春风夏雨,秋荷冬雪,都应该感激,应该知足。


擦干泪痕,突然明朗了,不管遇见的谁,在心灵上有了刻痕,或深或浅,或喜乐或痛楚,都是经历。


这些年,阿妈再没有问过我为何还不嫁?阿爸也问过我,一个人太累了吧?


其实都好,他们关心我,我都记得和懂得。


一生一定在等一个人,而如果这一生茫茫人海里,我等不到,那边这一生过完就好。


就是因为短暂,因为来不及,所以更不能将就,一定要和对的人在一起。


“朝闻道,夕死可矣!”


不是对的人,耗尽的便是你的灵魂和灵气。即便变成柴米油盐,对的人,便是有着更多美好和期许。


阿爹阿娘老了,身边的谁离去了,他们的心底便是多一份忧伤。


而我们,在守着岁月的时候,是不是太过凉薄和冷酷。曾经的他们,有怎是现在的你我可以企及的。如果母亲这前半生的经历给我来过,我只怕是不及母亲一二,不及父亲一二。


他们真的开始老去,而我们,可以做的却总是很自私的站在我们的角度,去为他们思考,我们想要给予和要求的,真的就是他们要的么?


牛儿离开了。这次是白色的,而曾经的青牛,也离开了十几年了,我们,总是把自己伪装得那么顽强。我们又曾几何时真的坚强过。


当你可以轻松往前的时候,一定是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


2018-06-09
上一篇:功名累
本文网址:http://www.hgzz.net/post/145739.html
下一篇:亮古堂哥